砍树少侠

积血可会渡扁舟

【Dunkirk】【Farrier/Collins】【空军组】拉撒路

敦刻尔克空军僚机二人组同人

短小一发完

星际穿越au,拉撒路计划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ylan Thomas


“人在死前脑内会浮现自己最爱的人,子女父母或爱人。虽然对我们这批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死在虫洞里的可怜虫来说这种理论毫无用处,但好歹我们死前能知道自己爱的是谁。”这是曼恩博士在空间站进入虫洞之前开的玩笑,他有一个物理学博士和两个分别是心理学和植物学的硕士学位,现在又带领十二人的小组执行拉撒路计划,法瑞尔一向很尊敬他,但他的笑话实在冷得令人打颤,于鼓舞士气而言毫无积极作用。

 

法瑞尔想起这个自己不知道怎么记住的冷笑话时照明系统终于在经历了小行星带的敲打和虫洞内过大的压力后愤然罢工,四周漆黑,只有几个报警指示灯时不时亮几下。见底的燃料无法支撑他摆脱恒星的引力,飞行器的轨道在引力影响下会和这颗红巨星越来越近,直到法瑞尔和飞行器在恒星的热度下蒸发,连同他存在过的痕迹一起永远消失。

 

他已经很靠近她了,这颗庞大又年迈的恒星,也许有一天她会坍缩,最后变成和柯林斯所在星系中的那个庞然大物一样的黑洞或是一颗普通的白矮星,时间很短,可能只要几百万年,但她所能够提供的热量已经足够产生一颗宜居星球,而人类自身的文明发展时长也还不能用百万计数,足够了,对这个没有他的世界而言。

 

------------------------------------------------------------------- 

法瑞尔毫不意外的想起了柯林斯,尽管他和恒星之间的距离还没有近到能够让他进入濒死状态,但他就是很想他。这种思念从他们抱着头盔在离开地球前搭着肩膀合影开始,在他们服食药片进入休眠,驾驶飞船穿过虫洞,在恒星风中吻别的过程中从未停歇,始终贯穿他们跨越空间的量子通讯的每一个字母和标点符号,而现在他将带着这种爱和思念飞向死亡,让它和自己一起葬身恒星。

 

几乎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们的情报工作做得相当好。布兰德教授在挑选乘组人员时的说法是,“不能有牵挂”。在来NASA之前他们是军队精挑细选出来的拔尖飞行员,飞行时间超过一千个小时。法瑞尔的家乡是植物枯萎病最早爆发的地方,在他能从工作中脱身回去看之前已经在火中烧成一片焦土,为飞沙所掩盖。从额头抵在沙子上伏地痛哭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牵挂,柯林斯对他而言是一个意外。

 

柯林斯比他小五岁,对比同龄人而言可谓稳重沉着,但作为飞行员而言还是年轻而跳脱,很吸引人眼球。当然这或许只是法瑞尔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他总是会注意到柯林斯,这种行为总得有点理由。柯林斯从来时就归他管,在法瑞尔眼里这个小孩简直可以用活泼开朗形容,上下飞机一定要击掌,人前说话会红鼻尖是他,转眼把袜子塞人家衣领里的还是他。后来柯林斯被分到福瑞斯编组和法瑞尔飞搭档时长机驾驶员每天训练完成去食堂吃饭之前都要检查自己的鞋带,柯林斯曾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鞋带绑成麻花,让他在食堂大门前狠摔一跤。

 

柯林斯对于法瑞尔而言是个不稳定因素,一个年轻活泼的不稳定因素,但是这个不稳定因素的光芒越来越强烈,更加镇定沉稳,逐渐变成了和他配合默契的手足兄弟,甚至爱人。法瑞尔意识到自己爱柯林斯这个事实时他战斗机飞行员的大心脏狠跳了一下。不止是难以置信,他们职业的高危性要求他们的爱人家人随时做好失去他们的准备,他不知道柯林斯是否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果发生意外会对柯林斯造成什么影响,但他很清楚如果失去柯林斯,等待自己的很可能是万劫不复。

 

他把这件事情压了很久,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直到他们的编制因为拒绝向饥饿的人群投掷炸弹而被全体解除。法瑞尔一度以为自己能和柯林斯继续这样下去,不用担心自己的爱人明天可能就会因为训练事故而身亡,脑内只需要考虑最简单的耕种问题。他们是飞行员,从生命到灵魂都在渴求飞向天空与自由,法瑞尔不例外,但他依旧这样选择。爱人于他而言比虚无缥缈的自由更加重要,这也是布兰德教授分别联系他们时他和柯林斯的争执点之一。但不管怎样,最终柯林斯赢了。

 

--------------------------------------------------------------------- 

飞行器和恒星之间的距离快速减少,舱内温度让法瑞尔开始感觉到不适,他穿好了出舱服和头盔,手臂上的指示屏显示他的氧气可能足够他撑到他被蒸发之后,不过那个时候已经用不上了。宇航服内的恒温系统开始工作,他的眼睛有点模糊,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 

布兰德教授询问他们各自的亲人时两个人谁都没吭声,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他们有极大可能在穿越虫洞的过程中出问题,即便不出问题,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系统中寻找宜居地几乎没有生还可能,“死在一起对我们而言是件好事,至少我们不用替对方提心吊胆了。”柯林斯这样说。牵挂在这个时候对他们而言也就毫无意义了,他们本身就互为牵挂。

 

他和柯林斯之间的通讯在他进入恒星风干扰区域时已经中断了,柯林斯一向很坚强,他们在星系外分别时眼眶都没红,两个人亲吻时整个小组都在起哄,但他们分开后在舷窗看着对方各自挥手时法瑞尔听到通讯频道里有清楚的吸鼻子的声音,不止一个人。

 

---------------------------------------------------------------------- 

法瑞尔想起他们到达土星环外,从休眠中醒来的时候。他们从舷窗远望着十个天文单位外针尖大小的地球,柯林斯在他感叹他们再也不可能回到故乡时说:“我不这么认为,有我爱人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

 


飞船在高温下逐渐解体,柯林斯再也没有故乡。


评论 ( 5 )
热度 ( 38 )
  1. 夏凡_caho砍树少侠 转载了此文字

© 砍树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