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树少侠

积血可会渡扁舟

【瓶邪/ABO】皆大欢喜 (二)

我这个更新速度自己都要惊讶一下的……


================

吴邪到天色擦黑终于松快些,横竖工程没正式开始一切事闲,放任自己躺了一下午。工人陆陆续续回来,谈笑洗刷声充盈于耳,似乎连屋子都要塞满。吴邪翻了两页法语材料,闹腾得慌,想想又觉得人家闹人家的,没闹到你眼前,你有什么理由烦,心里把自己难为得左右不是人。

张起灵倒不烦,吴邪翻了三回身,起起坐坐两回,叹气叹到自己都要炸,他始终八风不动在看文件,像是凭空割裂出来一方空间,任何物理与精神轰炸都束手无策。

吴邪看了他两回,意识到指望这人自己开口没戏,只能自己抹了面子上去搭话,问他适应不适应,要不要带他出去转,内心十分唾弃自己,人家上来给你好大一通不爽,虽也不是有意的,到头来又自己巴巴凑上去,这老好人当得算怎么回事!

他心里一个大白眼给自己,听张起灵惜字如金回答他的问题。他听过张起灵的名号,这人能力出了名的强,手上关系网一大把,抢标的一把好手。从来只听过他家投诉别人流程不完全文件封装不达标,没见过别家抢标成功从他嘴里夺食的。

吴邪先前竞过一回标,本来项目也不在他们司范围之内,纯粹凑个热闹,抢得上是好抢不上也拉倒,投标到一半三家企业被人爆出围标,项目当场废标,后续有消息听说被张家拿走了,这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张起灵亲自下手在抢项目。

吴邪听张起灵有一搭没一搭应他的话,踟蹰了一下邀他出门转转散心,哪怕转眼被拒也算套了近乎——和这人搞好关系只有他的好,断没有亏本的可能——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正准备再说两句给人一个台阶下就麻溜自己滚出去,却听到旁边人应了他一声,讲:“你等我一下。”

吴邪在门外等了五分钟,感觉自己像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张起灵出来也不讲话,两个人就默默向前走,从架势来讲与其说散步,不如说是去干架。吴邪掏心挠肺想找出个话题张嘴,想得肚饿也没有什么好说,全无平时吴·交际花·大家都爱我·邪的气场,像个初入职场的小年轻。

吴邪在心里痛骂此人一千遍,又不敢也不好真下嘴骂,只能继续多瞟两眼试图找话题,这一瞟倒瞟出了问题,见到张起灵那一刻时心中漏跳的一拍在这时补了上来,这人吴邪是见过的。

-------------

他们这一面之缘发生的地点倒很清奇,在疫苗接种中心。吴邪此人从小倒霉,活了二十九岁,一直以二十九x三百六十五天的气势犯太岁,只要他睁眼,水星就逆行,黄道无吉日,坏事不单行。他来非洲出差前做疫苗接种好一番波折,跑了七八回才完事,次次鸡飞狗跳,什么离奇的怪事都发生了。

事情发生时他刚做完皮试在等最后一次疫苗注射,非洲最近爆出一波新病毒,新药按理来讲对人体本身信息素没有刺激,不会出现过敏反应,做皮试只是保险起见,谁也不能保证人群中没几个个例。

吴邪就是这个不幸的个例。

他意识到不对之前在大厅排号,19号刚被叫进去,他还排在122号,头一阵发晕,手脚发软,想想皮试时间已经过去好久,感觉自己应该不会这么点背,想是早饭没吃有点低血糖,准备出去转一圈吃点东西。他脚还没迈出大厅的门就被人拉着胳膊拎了回来,来人把他推到墙边,惜字如金讲了一句:“你过敏了,去找医生。”

两人靠得极近,那人呼吸温热,讲得他后背鸡皮疙瘩瞬间窜起来,一时之间居然没能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对方看他没什么反应,猜他可能自己搞不定,叹了口气一言不发揽着他去找大夫。到了护士眼前吴邪的脑子终于开始转,身后的人按着他肩膀,三言两语讲清情况,手一松准备走时被小护士一句话定在原地。

小护士说:“我们马上会去调取omega专用疫苗,请您陪太太坐一会好吗,他现在可能离不开人。”

“……”

“……”

“实在抱歉,皮试过了这么久才有反应也是第一次见,实在不是常见情况,疫苗需要一到两个小时才能来,这期间您太太会有一定的反应,有alpha的信息素安抚可能会好一点。”

“……”

“…………”

吴邪步伐僵硬被带到隔离室坐下,这年头基本大部分公共场所都有隔离室,以防不时之需,进隔离室没什么好羞耻的,但他罕见的感受到了一点窘迫。

吴邪不是一个扭捏的人,接受突发情况的能力相当强,回神之后委婉表明自己非常抱歉牵扯到别人,表示自己可以控制情况,不需要别人陪同也是可以的。

张起灵没说什么,依旧维持揽着他的姿势,轻微拍了两下肩算作回应与安抚,一点一点把信息素放了出来。吴邪嘴上没讲,实际上头疼得要命,指尖攥得发白,真让他撑倒不一定撑得过去了,张起灵的信息素让他好受了不少,他缓过气来,转头道了一声谢。这人戴了口罩,看不清具体长相,只能在暖黄灯光下看到他浓密又根根分明的睫毛,和一双能让人陷进去的眼睛。


--------------------

吴邪心中当一声响,没按住自己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上个月22号去注射疫苗的啊?”

张起灵转过身来,背后余留的一点阳光将他的发丝照成金黄,眼中有和阳光一样浓郁的金色。可能是哪里的光反射,吴邪走神去想了一下。张起灵就这么凝视着他,露出一点几不可见的笑,说:“不客气。”



==========

#大过年虐自己,何苦来#

评论 ( 5 )
热度 ( 99 )
  1. 吴邪我男神砍树少侠 转载了此文字

© 砍树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