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树少侠

积血可会渡扁舟

【瓶邪/ABO】皆大欢喜(四)

一个完整的四,这次字数爆了……
食用建议搭配BGM

Axero/Alex Hackett 《One More Step》

http://music.163.com/song/403711031?userid=63089346 


======================


到黑角时雨短暂地停了下来,云层悄悄挪走,撒下难得的阳光,用光线把海面与旁边的公路切割成明暗两段,他们开着车,踩过这阳光布下的分界线,沿着沉默地躺在阳光下的公路向城市而去。

吴邪把额头在冰凉的窗玻璃上贴了贴,他平时不晕车,但刚果的公路过于狂野,他不太吃得消。张起灵把车窗略微降下去一点,他也贴在上面没动,直跟着玻璃滑了下去,好像智商和行动力都因为糟糕的路况被颠出头顶三尺,手牵手私奔。

海风带着咸湿盐味卷进来,把吴邪因为晕车产生的郁闷扫得一干二净。吴邪塞了张光盘进车载播放器,男声立刻欢快地开始唱“……I can't stop searching deep into those velvet eyes”

吴邪向后倒在靠背上扫了张起灵两眼。

张起灵工作好家庭条件好,人还长成这样,再低调都抹不掉他个人条件金光灿灿的事实,话少绝对不是毛病,alpha里想跟他发展一下革命友情深入了解一下的搞不好也是有的,有人偷摸看他太正常了,何况吴邪也没刻意看他。但他就是很莫名的从这一点他几乎都没抓到的眼风里感觉到了什么,回头询问的看了吴邪一眼。

吴邪没搭理他,转头开始盯着与陆地相互推挤的海水,播放器里男声继续往下唱“……because you are staring at mine”

两人各怀心事听了几句,吴邪捱不下去了,主动开口问了几句接下来的安排。工作一谈两个人各自心里弯弯绕绕的想法也就抛在脑后了,简直就是居家旅行解决尴尬的最佳良药。

吴邪号称八卦红旗手,讲完工作拐着拐着开始讲环x局又携手消 | 防往哪家企业闹妖搞得人家鸡犬不宁,嫌音乐影响他的发挥一把把还在高高兴兴唱“were you messing with my mind”的播放器按死,叽叽咕咕开始他的表演。

车开进城区,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横窜出来一群不讲道理的牛和它们更不讲道理的主人,任喇叭声飞起而自岿然不动,他们只好停下来给人家让路,等人家慢慢过去。

吴邪的话在这时刚好结束,转过头去看张起灵,和张起灵的目光撞上,车中猛然又陷入难捱的沉默气氛之中。

张起灵并没挪转目光,就那么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侧过身来用简直能把他淹死的目光打量他。

吴邪直觉自己该说点什么,但他这会脑子短路,半句话头都想不出来,只能干坐在这里和他对视。

他直觉张起灵挪动了一下,也有可能是他错觉,但无论是不是错觉都没法证实了,车外的牛群撒欢走掉,路让出来了,他们还要继续向前开。


下车之后两人从昏暗的楼梯向楼上办事处走,张起灵在后面开口讲了一句:“晚上大概可以去海边转转,不会下雨。”

吴邪极低极低地“嗯”了一声应他,这个时候两人言语的多寡倒翻转了过来。



去海边的路上倒没什么波折,大概老天认为他们这一天过得很不容易,很给面子的放了一会晴。

吴邪作为一个二十九岁的成年人,表面很淡定,心里很撒欢。吴邪很喜欢海,海是他的寄托,是他的优乐美,是精神上专属于他的怀抱。他有时候觉得清醒的人在乱糟糟的世上没法活,是个人都得有点精神信仰,然后把仅存的一点清醒的、尚可控制的自己存放在信仰之中,防止真正的迷失。

答应和人一起去海边其实很超出他的常规行为范围了,他认为这属于他私人范畴内的事物。但他就是很愿意答应张起灵,可能不光愿意答应,还很愿意分享一部分私人内容。

吴邪停下来深呼吸,张起灵按了按他的肩膀。精神信仰啧了一声,潮水拍在岸上,盐度很大的海风带着水汽从他们身边经过,卷起他们的发尾和衣角。

吴邪感觉自己的头发上大概都能抹出盐粉来,头顶是云层暂时退让出的湛蓝天空,夕阳兴高采烈地撒下来,在海风中用余温问候他们脚下的沙滩与土地。

海面闪闪发亮,一片波光灿烂,像他心中的霞映澄塘。
----------------------


回来的时候张起灵睡着了。

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毕竟这个人看起来就像个装了永动机的AI,可能寡言少语一点,但总能高效运转给出完美的答案。吴邪曾一度暗自腹诽他的起居饮食是不是都是为了麻痹人类而编好的预设程序,因而才能没有丝毫的疲乏感,都不会累的。

而他现在就这样,靠在副驾驶座椅上安静地睡着了。

吴邪瞅了两眼,认为他的睡姿很难受。

吴邪早几年更年轻的时候并不很在乎自己,生命中总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拼去抢,而那时于他而言身体上偶尔的不适只是一点无伤大雅的真实点缀。等他马上要告别三十岁,站在了中年的门槛前,各类病痛又互相打好了招呼接连而来,侵蚀他的身体和精神。

现代社会倡导三性平等,但到了烦不胜烦的颈椎腰椎病和胃痛成为他除发情期外的常客,一跃变成他比大姨夫还要亲的亲戚时,吴邪还是能真切感受到性别分化的力量——他要应付自己的疼痛和失眠,而性别分化为omega赋予的天生脆弱又把这种疼痛放大化,让他更真切的感受到身体对自己的抗议。

吴邪犹豫了一下,还是靠边停下。颈椎病可大可小,放在alpha身上其实很无所谓,但他还是愿意当回好人,放下座椅,让张起灵更舒服一点。

他靠过去,右手在副驾驶靠背上扶了一下,去扳动座椅旁边的把手,极轻而缓地将靠背放平。等事情做完,人却没坐回来。他像是突然产生了什么超乎寻常的兴趣,维持着那么一个看着都能感受到肌肉酸痛的姿势盯着张起灵看了很久。

张起灵睫毛很长,在只勉强能让人看清彼此的余光中依然能留下影子。吴邪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就是很合他眼缘,各种意义上的,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小心翼翼地触碰他。

吴邪上去动了动他的眼睫毛,不知是受了什么驱使,可能是林里的妖精,也可能是海中的神,然后几乎毫不意外的看见张起灵睁开眼睛,抓住他的手。



----------

再不让人家亲一下我都要骂自己耍流氓了…

车钥匙会有的,车也是会有的


感谢我们狗子给我的精神指引【。

评论 ( 2 )
热度 ( 87 )

© 砍树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