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树少侠

积血可会渡扁舟

【占tag抱歉】表白卫冬太太以及对作品的一点讨论和个人理解

我可算把它写完了……

_(:з」∠)_

让我瘫一会

写东西太慢了……

黎曼的猫:

——献给 @卫冬 


这长评我真是拖得够久了,去年就开始写,删删改改到现在才发出来。不为别的,只是太难写了。太太的文,我这么讲吧,每一行字都在嘲讽我“多读点书”,一头把我按进书堆里。要写长评,我掂量一下我的水平,真不太够的(摇头.jpg)。所以理论上讲,这是篇长评,实际上,是对太太作品的一点个人解读分析和对太太的表白(我爱您!),不可避免的会产生过度解读和理解误差,希望您不介意。卫冬太太的文我基本都看过,但今天只讲YOI相关的同人(原创我要夸还能再夸一篇长评所以我们先放放)

 

尽管我是因为尤勇而注意到卫总的,不过我们还是按照时间顺序,先说说维勇。

 

摘一颗心/我的老师/嫉妒杀人论

摘一颗心

《摘一颗心》是太太文里难得一篇以常规HE形式结尾的了,或者说,不幸是有的,但那是作为旁观者,“迫切希望可以遇到可以同病相怜的伙伴”的俊辅的不幸,他的不幸我们是无从得知了。

也许老板那相较于一般男人来说过于白皙的肌肤,修长纤细的身材,总在暗中将他的过去透露给别人。”

他看着电视,也许是因为灯光的缘故,那双藏在眼镜底下的眼睛亮晶晶的。

类似片段还有很多,勇利大概从调电视时心里就只有维克托了。透露给别人的不止是过去,也有对维克托掩饰不了,也“无须遮掩”的爱。“维克托可是我的偶像”这话饱含自豪骄傲感,哪怕仅仅是谈论只是也都止不住笑容(人们提及自己爱人多半都有类似的笑容举止),也难怪俊辅会说“简直随时随地在表白嘛”,爱和咳嗽都是藏不住的(不得不说实在傻得可爱)。

俊辅结尾匆匆离开时咽下了一句疑问“那你摘到了吗?”(一个猜测,俊辅大概在是在属于他自己的摘取过程中的失败者)。

 “我一开始是单纯喜欢花滑的,可成绩如何也不够理想。后来也有过放弃,不过也因为他的缘故又坚持下去了。有些东西不伸手去够,怎么会摘得到呢。”这话大约指成绩也指他与维克托之间的感情了,成绩也好,爱人的心也好,不伸手去够是绝不能够得到的。维克托在他去摘取成绩的路上把他拽起来又托了他一把,最后成绩有没有摘到不好说,结尾告诉我心确实是摘到了(所以成绩都不要了只想摘心了是吧2333333

 

我的老师

跟如同表白一样的小甜饼《摘一颗心》不同,《我的老师》看得人有点难过。维克托始终对勇利的感情没什么回应,或说他的回应对勇利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折磨,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以至于变成了药石罔效的沉疴痼疾。

我理解到的维克托,无论是一开始要勇利当自己助手,还是后面非要教他跳舞,行为的原因都是他为了解闷的恶趣味。他的行为,不但说恶趣味,可以说带一点故意的性质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的魅力呢”。

维克托和人相处有天然的亲近感,他会说“教授太生疏,叫老师吧”,会硬拉着勇利教他跳舞,他带着点故意去试探,让勇利意识到“这个人在勇利的生命里如此自由地来去,一次也没有选择真正地停住脚步接近过他”,也让勇利“恨极了他”。对他,就像迷迷糊糊在电话中表示要去接机一样,勇利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爱。

勇利爱得很深刻了,让维克托变成了心中的刺。他一个电话过来,勇利“翻出停了好久的药”,文章也过了交稿期限,整个人手忙脚乱而毫无办法。勇利写信洋洋洒洒十几张,写信的过程表达爱,删减的过程自我折磨。爱而不得的痛苦变成了精神折磨,这精神折磨严重到他不得不停下通信,把折磨和爱一起埋在心里,直到维克托的突然到来。

至于勇利本身性格中的善良,或说无私,也或者利他主义,随便什么词形容都好,总之他更倾向于将别人的喜乐幸福摆在优先地位。他因感情而在道德与爱之间挣扎,这也是他精神折磨的另一个来源。

关于勇利对他的感情,我的理解是维克托是察觉到了的,文章末尾维克托说的那三个字,似乎暗示他对勇利的感情有所察觉。当然维克托是不可能说“我爱你”的,他自始至终对勇利大约就没有爱这样的感情,他于勇利而言是沉疴痼疾,是爱而不得的执念,但勇利只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一个有点意思以致或许能以朋友相称的过客,仅此而已了。

 

嫉妒杀人论

《嫉妒杀人论》依旧是个爱而不得的故事,但要比《我的老师》更压抑绝望些。关于这个故事,我更倾向于理解为它是发生在勇利幻觉中的,至少大部分是。仓石巡查像冷静审视自身情感的勇利自己的理智。

他们寻找尸体的过程,从冰堡到温泉,冰场是维克托最开始吸引住勇利眼球的地方,花滑也是他们之间关系发展的凭托,温泉自不必说了,亲密接触一类文里有原著里也有,整条线路下来,不像探案也不像现场回顾,倒更像一个对情感和记忆的自我回顾。

终于到了屋子里,看到了血迹,却发现被杀掉的是自己。关于爱而不得,实际上这三篇文中勇利都在努力踮脚去够那一点爱。除了《摘一颗心》里维克托出场不太多外,另外两篇中维克托始终若即若离,对于勇利而言,也就是“……可我连他的视线也没有办法吸引住”。嫉妒在爱而不得的崩溃中产生。滚烫的,不愿心上人转移视线的嫉妒,让他杀了人。

至于为何是自杀,从我的理解来说,前面也讲了,勇利更倾向于将别人摆在优先位。《我的老师》中,即使是深夜精神折磨严重,辗转反侧,他也觉得“维克托何其无辜”。因此即使在爱而不得的嫉妒之下,他更愿意选择的恐怕也是伤害自己而不是他人,这也是大概自杀的原因了,不得不感叹勇利的温柔。

让我觉得整件事情大概都是发生在勇利幻觉中的原因是最后维克托的那一小部分,太过冷漠了维克托,哪怕是作为一个陌生人,看到自残行为大概也会直接报警叫救护车了。如果是真的,那也就只能……暴打大毛三十顿,打到住院为止。

 

靠左行驶/蝉蝉蝉

靠左行驶

啊!靠左行驶!我终于说到它了!开心!鼓掌!我爱ntr!我爱卫总!赞美卫总!先夸一百字再说!(精神错乱)

这真是我最爱的一篇了,我因为它被一把拖进ntr的大坑再也没能爬上来。让我赞美一下这个勇利,这个成年的,成熟的,像水果一样多汁甜美的,老司机勇利,我爱老司机(突然鼓掌.jpg)这篇真是很色情了,我头两遍看的时候只会嘿嘿笑(日常犯浑)

好了让我正经讲一下。

最爱的部分是勇利瞌睡时小毛脑子里的闪回(心疼小毛三秒钟)。维克托要他别管,勇利只是“瞥了维克托一眼”,两个人的熟悉和亲密度全出来了,话全在眼神里,纠结的只有小毛。小毛总是被排除在外的,无论是和维勇呆在一起时还是只面对勇利时(成年人的世界小毛不懂,他们总有什么秘密。如果说前三篇里维勇的关键词是“”与“爱而不得”的话,那后三篇中尤勇的关键词大概就是“”了。

一句题外话,太太似乎格外爱写勇利摘了眼镜和戴上时的不同,摘了眼镜的勇利,总体来讲有种艳丽感,勾人而带着雾气的艳丽感。

勇利大了小毛八岁(真是巨大的年龄代沟),面对维克托时怎样暂且不论,面对小毛时总是从容和游刃有余的,也就是“面对熊孩子的成年人”。小毛的行为于他而言没有太大影响,而他的世界是尤里看不清也进不去的,“……尤里从未读懂过勇利这个人。他私下总是平和安静的,可让人感觉不到温度,像是一团雾气。最开始、最开始的时候,尤里也让勇利受到过惊吓,然而对方似乎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孩,在面对张牙舞爪的他的时候,又恢复了那种近乎于高高在上的淡然。”勇利于尤里而言就是一团雾,他的从容和淡然让尤里很难能够做出什么可以撼动他内心的行为,也很难让他不把尤里当孩子看。年下最有趣好看的地方在于年长者的从容忍让和年轻人的冲动与易激,这篇文里写了十成十。

开车的过程我就不具体分析了,我就想表示很有色情感,勇利真是老司机,又撩人又甜美。

主要想提一下一百二十码的汽车这个说法,“汽车燃烧着从悬崖上冲了出去”这话里有好几个双关,除情色暗喻还隐含着失控和解脱感,我得给这句鼓个掌。

 蝉蝉蝉

夢に見る由于太太还没完结我暂且不加评论,但cp整体是和《靠左行驶》有相似之处的,以及借用光殒太太一句话,“这才是一篇真正的NTR该有的血肉与灵魂”,我排每一个字。

简单讲一下《蝉蝉蝉》,再次心疼小毛三秒。这篇文尤勇基本没什么cp感,是个极脆弱易碎的单箭头,只能说尤里过于年轻了。尤勇这对cp原本两人思想和年龄差距都很大了,尤里对于勇利并没有什么过大的影响,在《蝉蝉蝉》里还没长开呢。只想感叹一下勇利真温柔,以及维克托终于不是背景板了

这篇文让我想起了高中初中被老师压着刷题的恐惧。  



看起来絮絮叨叨一堆实际上分摊到每篇文的部分并不多,我还是很想把每篇都细细说一下的,但是考虑了一下我的懒惰程度实在没敢下手。再次表白卫总,写这长评只想简单说一下我对您文章的理解,有不当和过度解读之处还请谅解,十分爱您。


评论
热度 ( 37 )
  1. 砍树少侠布尔乔亚与小笨笨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可算把它写完了…… _(:з」∠)_ 让我瘫一会 写东西太慢了……

© 砍树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