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树少侠

积血可会渡扁舟

关于《沙海》

《沙海》在我这有点疑问。
不是秦昊老师的问题,他演挺好的,虽然长相上和想象不太一样,但是这都可以适应。
我就是单纯觉得这个剧里的吴邪和我喜欢了十年的吴邪不是一个人。感觉其实是很微妙的,沙海的编剧也是三叔,谁也说不好到底剧版更贴近三叔塑造中的吴邪,还是书版更贴近吴邪,三叔才是创造者。
但我也总觉得,作者在人设齐全之后只起到引导作用,真正的路和人生是角色自己去走的,他们的个人习惯与特质也都是自己去塑造的,书版和剧版在因为审查等原因做出更改时,也改变了角色。
剧版吴邪和书版吴邪在个人细节和性格上有相当多的不同,这个属于编剧方面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过审需要或者篇幅缩改需要,但这些相应的改动让吴邪变了。
吴邪在沙海原著中,从第三视角看来,也就是从他的生活圈以外的路人视角来看,是个有一点点心软,但这点心软都埋在冷漠和狠厉之下的人,他会有懒散,会有尴尬,也会有常人情绪,但更多情况下,他的行事方式表现出的是一种高于常人的极端与神性,我之所以说他是神性,是在于他是普通人无法打动的。在沙海时期,他已经被汪家逼到了绝境,他要考虑算计所有人的性命,整个九门体系的身家都交付到了他的手上,然后他要反击,他是极端效率,绝不做多余事情的,这种效率让他会用最简洁直接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无论是用钱还是用威胁,他放在黎簇后背上的照片就是例证。
剧版的吴邪不太一样,如果说原著第三视角中的吴邪是冷漠而神秘,效率而狠厉,剧版的吴邪的行事方式就更贴近“人”了。
书版和剧版的吴邪在刚登场时都有一个立威的过程,书版的吴邪非常简单,悄无声息进了梁湾的家,看了想看的东西后留下一张照片,完全不带多余的说明就走人,他不在乎黎簇会不会报警会不会不去履约,一方面他有足够的势力达到目的,另一方面他的立威对黎簇有一个震慑性的作用,他认为黎簇一定会因为他的行为而有相应的行动。
剧版的吴邪用了“吃臭豆腐”这样一个方式,从剧的角度来说,自然,交代了他的来处,长沙。他在逼梁湾和黎簇吃臭豆腐的时候,身边人有一个“按头”这样的动作,暂且不讨论书版吴邪是否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动作,放在吴邪这样身份的人身上,就把他草莽化了,把他“按”了下去,使他更贴近我们通常所见的“反面人物”或说黑帮,而不是原本较为神秘且比较抽象化的犯罪头目(对不起老吴我还是爱你的但你真的犯法了)形象。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剧版里面吴邪讲了这样一句话,他说“不许叫他小哥”。啊这个梗我首页所有瓶邪党都在抱头痛哭,这里秦昊老师还是表演得相当好,这种语境下讲出这样一句话实际上还是有一点突兀,但是秦昊老师表现得很好,非常自然。
这句话放在剧里就体现出两点,一个自然是张起灵对吴邪的意义,另外一点是剧版的吴邪多少有一点情绪化。但是书版吴邪的话,他的感情表达都是相对内敛的,是一个嘴很严很会藏情绪的人,如果“小哥”这个称呼涉及到一个专属的问题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多半是不动声色地多打量叫出这个称呼的人几眼,因为他得确定这不是什么人在套他,至少从外界来看是看不到这个称呼对他本人的影响的。因为他在计划进行中,他要考虑的事情相当多,哪怕张起灵对他那么重要,他也不会让一时的情绪左右他,说出这句话。
另外一方面,书版里面别人称呼其他人为小哥的情况也有(我记得是有的,其实这一条我自己也存疑,暂且写上来),小哥对吴邪来说不是一个非张起灵不可的专属称呼(当然对粉丝来说是了)(但是不能用粉丝心态去看吴邪啊),闷油瓶倒更像一点,这里我记得藏海花里张海客用闷油瓶这个称呼来套过吴邪,虽然我当时一度怀疑吴邪是不是真的把闷油瓶叫出口了,这个东西太私密了。“小哥”这个称呼不至于让吴邪特意张嘴纠正他人,毕竟它只是一个临时的称呼。
实际上今天晚上的更新我没看完,看到一半产生了一点疑惑,只好退出来写一下。从我的角度来讲,无论书版剧版,吴邪这个人物的基本内核保留住了,那就是吴邪。至于性格和行事方式上的细微差异,都可以作为适当范围内的调整来接受。剧版和书版的吴邪行事风格给人的印象有所不同,但两个吴邪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是怀揣为人极大的善意与坚决在执行自己的计划,吴邪的“天真”之处也就在于此,他的愿望永远都是希望所有人好好的,而非出于个人私欲贪心去做这样一件事情。这样的内核保留住了,吴邪就还是吴邪,至少我还是看到吴邪的影子了的,之后怎么样,容待再观,三叔编剧,质量还是有保证的。
祝收视长虹。


(随便bb两句,请不要来打我或者撕我,至于梁湾姐姐好好看黎簇好可爱苏万万好o这样的话我就不说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1 )

© 砍树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