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树少侠

积血可会渡扁舟

两个脑洞,多半是不会写的。

——————————————————————
黑_帮

吴邪是个警_察卧底,但是他看起来又善良又笨,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卧底。他很有点孤勇,被上司排挤又有点理想,于是被派来做卧底,想出头。
他有个警_察朋友,叫张起灵,这个人先前是非常好的卧底,一路做到很高层,发现这个帮和毒_品有关之后就失联了,从外部查无此人,他也是为了找到朋友的下落才答应来当卧底。
他在帮里有个朋友叫胖子,胖子是个很小的小头目,义气又贪财,经常嘲讽他说“你别是警_察派来的卧底吧,这么笨”,但是又很看护他,像条大沙皮狗。
帮派上层认为他是卧底,但是没有查到消息,警察自从张起灵之后就很注重保密,单线联系,于是姑且把他放置下来留待观察。
吴邪为了让自己隐藏下来,获得上层的信任,不得不选择性汇报信息,也不得已做了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杀了很多不愿意杀的人,胖子帮他忙,胖子不管他是谁,他从来不去打听,吴邪是他朋友,所以他护着吴邪。
两个人一起做到了高层,吴邪也隐约打听到了毒_品相关的信息。
这个时候新来了一个小孩,叫黎簇,莽撞天真,跟当年的吴邪一模一样,吴邪忍不住要去帮他,就像他更早时候进警_局,张起灵帮他带他。
他得兜着这个孩子,他有时候这么想,怎么着也得兜住了,能把他带回正常社会最好,带不回去也不能让他陷下去,他手上还没有沾血,不能让他变成自己这样。
吴邪得到消息,帮里周日到港货物里可能沾毒,他要去打探明白。去到了他发现黎簇也偷偷跟着他来了,小孩一脸“我很义气”,和他讲,我担心你啊,我来保护你的,然后问他,这都是什么?你要干什么啊?吴邪来不及送他回去,只好把他留下来。
黎簇毛手毛脚被发现了,被人抓住,对方知道肯定还有同伙,用了极端手段要逼他出来。吴邪不能暴露自己,但是他没办法为了保全自己而把黎簇推出去,他那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情,但始终不是一个能从心里接受这样行为的人,尤其黎簇和他当年特别像。他犹豫的时候,对方觉得同伙可能要来救人,把黎簇带走关了起来。对小孩上了一点刑,小孩没有招。

吴邪组织了人来救,他本身是高层,很熟悉流程和规划,救人很成功,他把黎簇带到了安全屋,小孩一脸血说,哥,你是卧底吧?吴邪没有讲话。小孩笑了一下,说,哥,谢谢你。这个时候门被人敲响了,黎簇在吴邪转头去看门的一瞬间拔出枪,对着吴邪扣了扳机,那声枪响在吴邪身上,吴邪听到敲门声响在自己的心里,他突然明白了。
黎簇根本不是什么新人,吴邪之前做事留下了马脚,上层又开始怀疑他是卧底,把黎簇派来试探他罢了。他天真一辈子,也死在了天真上。


————————————————————
大叔和小男孩

吴邪是三十多岁大叔,建筑学副教授,很不得志很丧,遇到一个小男孩叫黎簇,黎簇十六七岁,又混又浪,但是对人的时候很天真很义气,黎簇在酒吧遇到大叔,大叔请他喝酒,黎簇以为大叔看上他了,还悄摸脑补了一下,闲着没事去勾大叔一下,大叔什么也不说,只请他喝酒和他聊人生,把孩子聊得茅塞顿开去复读,考上了吴邪在的大学学建筑。
小孩大一之前的暑假偷偷摸摸又跑去喝酒,遇到吴邪,说,要不我们处一下试试?吴邪说,我只是看你和我当年很像于是拉你一把。

吴邪还说,我丧是因为我男人不要我出国去深造了,我是有节操的,我得等他。黎簇就问,那你干什么和我聊人生勾搭我?你不是要和我谈恋爱吗?吴邪说:什么?我勾搭你了吗?我只是挽救失足少年,没想和你谈恋爱,好好学习别想那么多,你这个学期有我的课,挂科了我不给你补考机会。

评论
热度 ( 2 )

© 砍树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